設為首頁 頭部信息

教育公益聯盟成立 “教育公益﹢”呼之欲出

2015-11-18 13:16:50 來源:中國現代網

  “大家攜手成立聯盟,是想看看1+1到底比2大多少。”聯盟執行委員會主席單位21世紀教育研究院執行院長黃勝利笑著說。

  黃所說的聯盟,是一個名為“教育公益聯盟”(注:下文簡稱“聯盟”)的新機構,集合了中國百余家教育公益機構和項目團隊。由21世紀教育研究院和好未來公益基金會率先發起,自從去年底開始醞釀,2015年6月開始組建由9家機構組成的執行委員會,低調運行。聯盟終于在11月15日于成都召開的第四屆中國教育公益組織年會上正式亮相。

  有評論認為,作為國內首家以民間形態呈現的教育公益組織聯合體,該聯盟凝聚了公益界、企業界、媒體等多方力量,將為解決中國教育的一些老問題提供新視野,并切實提升教育公益領域機構的專業能力。

  教育公益﹢

  “該聯盟建立初衷,是為了凝聚全國教育及公益事業資源,‘形成跨領域、跨區域教育公益文化合作體,充分發揮各機構核心優勢,合力解決對當前中國教育及中國教育公益發展中存在的問題’。”負責運營聯盟日常工作的秘書長滿好介紹說,“去年11月17日, 21世紀教育研究院與好未來公益基金會共同發起了一場以‘教育公益何為’主題的沙龍,這個沙龍亦成為聯盟的籌備啟動會。當時來了16家教育公益機構和媒體,大家都對這個想法很感興趣,可以說是一拍即合吧。”

  隨著近年來國內慈善理念的普及,有越來越多的社會資源投入到公益領域,而教育由于其先天的特點,一直為社會各方資源所“寵愛”。根據2014胡潤慈善榜,在中國公益的五大領域:教育、醫療、環保、文化、救災中,教育領域捐贈人數最多,占27%。每年社會上有大量的資源和愛心投入到教育公益領域,這是教育公益之幸。但硬幣的另一面則是教育公益行業彼此溝通少,資源相對分散不能有效整合,資金使用效率不高,社會資源浪費,教育專業能力和公益運營水平有待提高等現實情況。

  “現在還有不少機構在做‘到此一游’式的西部農村地區支教項目,這種模式早就被證明對改變落后地區基礎教育現狀沒有任何效果,相反還會對孩子造成一定的心理傷害,”聯盟工作委員會組成成員、長期扎根于西部農村地區的北京市西部陽光農村發展基金會相關負責人感嘆道,“看著大家還在重復這樣的錯誤,真的讓人很著急”。

  而作為資助方的企業基金會也面臨著“篩選困難癥”,面對著總數越來越多的教育公益機構、公益項目,受制于各方因素,企業基金會選擇項目資助時很難做到“沙里選金”。

  一家國內知名教育企業的基金會負責人明確表示,在每年財年預算申報時,自己最大的挑戰就是“找不到好項目”。

  能否成立一個跨機構的聯合體,充分發揮各家機構的核心優勢,合力解決一些行業內的痼疾?聯盟的幾家發起方決定攜手做點事,看看能不能把“教育公益﹢”從一個構思變成現實。

  2014年12月2日,發起方召開碰頭會,明確了聯盟草案,包括聯盟職責、目標、架構、2015工作計劃等,并開始招募會員和理事機構。

  招募啟示發出后,旋即在業內引發強烈反響。

  同年12月31日,會員機構和理事機構報名截止,聯盟籌備組共收到111家報名資料,其中申報理事機構有71家,申報者涵蓋了中國當下活躍在教育公益領域的主要機構,頗具代表性。

  2015年1月13日,籌備組確定了聯盟工作委員會機構條件及入圍名單,公選辦法;1月29日-30日,邀請入選的報名者投票選舉工作委員會。

  2月2日,投票結果公布,選出包括21世紀教育研究院、北京好未來公益基金會、北京新東方公益基金會、中國扶貧基金會、西部陽光農村發展基金會、桂馨慈善基金會、蒙牛集團、耐克體育公益部、奇育教育等在內的9家機構為聯盟的工作委員會成員,作為聯盟的執行機構。

  “這些機構都是教育公益領域的一時之選,涵蓋公益、企業等多方力量,大家攜手成立聯盟,是想看看1+1到底比2大多少。”聯盟工作委員會主席單位 21世紀教育研究院執行院長黃勝利表示。

  低調疾行

  聯盟自從去年11月開始醞釀,歷經一年多運行后,在今年11月15日于成都召開的第四屆中國教育公益組織年會上正式亮相。

  對于過往一年來的工作,滿好用“低調疾行”四個字來形容,“畢竟是一個新生事物,而且承載了很多人的期待,低調疾行,是希望在為大家服務的過程中,促進成大家的彼此了解,達成聯盟的共識”。

  聯盟工作委員會成員經討論后確定,首先要在聯盟工作中貫穿“服務導向”和“需求導向”兩大宗旨,切實為參加聯盟的各機構提供有針對性的優質服務。只有這樣,才能提升成員機構的向心力,為聯盟下一步的工作開展奠定良好基礎。

  為此,聯盟在成立之初就專門發放了調查問卷,請教育公益領域的機構和個人提出需求清單,了解會員單位對于未來聯盟運作的真實期待。經過對回收問卷的分析,可以總結出會員機構的公益需求主要集中在如下幾個方面:

  項目交流合作占比38%;招募公益專才占比26%;籌款占比16%;提升公益機構專業化占比10%;拓展品牌影響力占比10%。

  而作為聯盟核心的工作委員會的9家組成成員,也明確了自身對于聯盟的訴求,包括推進專業化、職業化發展;聯盟成員合作實效型公益項目,并推而廣之;尋找資金、人才、好項目等。

  以北京好未來公益基金會為例,理事徐莉提出,期待聯盟可以聯合各方資源開展更多的創新性可復制性強、影響范圍廣的公益項目。同時,建議通過聯盟與中外教育公益機構及其他企業基金會有更多的交流、互動、合作機會。

  北京市西部陽光農村發展基金會則把需求聚焦于教師培訓的專業資源、項目資金支持以及學前教育及基礎教育的專業知識資源等領域,跟本機構目前正在開展的主要項目有很好的結合。

  耐克體育公益愿意為社會提供耐克潛心開發的項目成果、模式和現有資源、平臺,培養孩子們終身健康生活方式,并釋放潛能。

  中扶貧基金會陳紅濤副秘書長說愿意借鑒公益同行優秀公益項目經驗,推動教育類NGO的發展。

  蒙牛集團CSR負責人吳福順表示希望聯合更多的社會愛心人士參與公益事業,為需要幫扶的社會貢獻力量。

  桂馨公益基金會希望聯盟搭建公益平臺,信息及時分享,成為項目推廣傳播平臺。

  新東方公益基金會的需求促成新東方教育公益事業的規范化,專業化。

  大家都需要什么了,才可能給出優化的匹配來。隨后,聯盟有的放矢設計了若干項目,以滿足會員單位的上述需求。

  聯盟在信息搜集發布層面,建立了官方網站以及微信賬號發布平臺。一方面,聯盟資訊和消息發布平臺為企業基金會、公益機構、公益研究機構、教育公益媒體提供了信息共享平臺。同時,也打通了企業基金會和教育公益機構之間的存在著的“信息不對稱”現象,會員機構定期發布相關項目,供資助方進行篩選。

  除了線上實時的信息發布,線下人與人的“連接”工作,也在緊鑼密鼓地推進中。

  聯盟選擇舉辦“月度沙龍”這種低成本卻高效率的交流方式,由委員單位和會員在全國各地承辦,每期談論一個教育公益領域的核心難點熱點問題。

  沙龍迄今已成功舉辦5期,主題涵蓋了“匯聚社會力量,推動農村小規模學校發展”、“為學生而變的教師生涯”、“移動互聯網籌款面面談”等諸多當下教育領域的熱點難點問題。

  今年9月,沙龍甚至開到了溫州,由當地一家名為“蘋果樹之友”的教育機構承辦,200多位與會者共同探討了“山水田園在鄉村教育的應用”這樣一個前言的教育議題。

  有與會者表示,“通過這樣的沙龍,讓我們打開了視野,結識了更多同行伙伴,對自己的啟發很大”

  教育公益“新常態”

  經過此前一段時間的摸索,聯盟已逐漸找到跨界運營多元化平臺的方法與路徑。

  在總結前期的經驗基礎之上,聯盟的主事者表示,未來聯盟將推出若干新舉措,與更多教育領域的利益攸關方發生聯系,進一步整合多方資源,在教育公益創新層面進行大膽嘗試。

  “我們想找到在中國做教育公益的一種‘新常態’”,黃勝利坦言,“如果微信說自己是‘連接一切’,那么聯盟想做的事就是‘連接教育’”。

  據他透露,下一步,聯盟擬協力打造一個凝聚各家機構力量的全國性教育公益項目。

  該項目有兩大策略訴求:首先,項目要具有可復制、可持續、可多元發展、易落地、能有效解決實際問題、可在全國同步推廣的特質;同時,以項目為核心,有效組合公益機構、基金會、政府能力、媒體傳播的優勢資源和公益訴求,合理有效分配關鍵資源及相互融通。

  目前,該項目的雛形正在進行緊張的內部論證過程當中,預計在征詢聯盟工作委員會各組成機構的內部意見后,將擇期予以公布。

  此外,聯盟還擬在深度服務會員的層面上進行新的嘗試。

  在本次中國教育公益組織年會上,聯盟將首次引入風險投資領域通行的“Demo Day”(展示日)模式,進行一場公益項目資源深度對接會。

玩弄下属小李漂亮人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