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頭部信息

河南億元民企面臨“冤殺”困境

2015-01-20 16:13:02 來源:中國日報網

  司法腐敗被稱為腐敗中的腐敗,與依法治國背道而馳,嚴重阻礙著社會公平、公正的實現,而關乎當事人終極利益的執行腐敗則是司法腐敗中的重災區。最高人民法院原院長王勝俊曾指出,執行腐敗的易發領域是違法執行案外人財產。最近發生在河南省平頂山的一起執行案件,相關法院在執行中違反法定程序,未經實體審理,以執代審,直接將案外人的財產強行超標的額查封并凍結其所有經營賬戶,致受害企業頓入絕境。

  一起民間借貸糾紛經一審判決后,敗訴的被告方未提出上訴,判決生效后,案中原告也不向法院申請執行被告的財產,而是通過當地法院“以執代審”的方式將案外的另一家民企追加為被執行人并予以強制執行,不僅超標的額查封該企業所有的房地產,還同時凍結其全部經營賬戶。遭受重創的民企只好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訴,請求制止非法執行行為。最高人民法院隨后下發通知責成河南省高級人民法院監督與復查此案的執行情況。但河南省高級人民法院未予理睬,執行法院仍我行我素,受害民企正面臨著被卡脖子的生死危機。

  以執代審 裁定“抽逃資金”

  河南九州防腐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九州公司)是專業一級資質防腐保溫施工企業,全國防腐行業首家壓力管道現場防腐蝕資質甲級企業。公司連續多年被省、市評為“重合同、守信用”企業,連年被新鄉市資信評委會評定為AAA級資信單位。

  九州公司成立于1988年,由張俊林、梁翠英夫婦創辦。經過多年艱苦經營,企業從當初的64元起家,如今已發展到注冊資金1.28億元,從業人員年均有3000多人。業務范圍遍及石油、化工、冶金等各行各業,在石家莊、北京、蘭州等地擁有十多個施工基地。

  九州公司業務蒸蒸日上之際,不料飛來橫禍。

  2012年12月11日,河南省平頂山中級人民法院的一紙執行裁定書,將九州公司推入“資產被查封、銀行賬戶反復被凍結”的災難深淵。

  據九州公司總經理梁翠英反映,平頂山中級人民法院在“李小江訴鄭州鋁業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鄭鋁公司)高息借款糾紛案件”的執行中,作出的(2012)平執一字第71-6號執行裁定,未經開庭審理,僅以所謂的查明事實,就直接認定九州公司作為鄭鋁公司股東存在注冊資金不實和抽逃注冊資金行為。后雖經河南省高級人民法院復議,但在其作出的(2013)豫法執復字第00016號執行裁定(以下簡稱第00016號裁定)中,仍然認定九州公司“未全面履行出資義務”,需在700萬元本息范圍內向鄭鋁公司債權人李小江承擔補充賠償責任。

  九州公司代理律師認為,平頂山中級人民法院與河南省高級人民法院均未進行實體審理,直接在執行裁定中認定實體問題,以執行裁定任意增加被執行主體,是典型的以執代審行為,涉嫌非法剝奪九州公司的訴權。

  平頂山中級人民法院依據上述執行裁定,直接將九州公司追加為被執行人,強行劃走九州公司銀行賬戶中的600余萬元,還將其銀行賬戶悉數凍結,直接阻斷了九州公司正常的資金流動。

  “我們長期堅持誠信經營,從不拖欠工人工資與材料款,如今公司的賬戶全部被凍結,應該支付的款項無法及時支付。”梁翠英向《人民法治》記者訴說,“因為賬戶凍結時間太久,確實已經影響到客戶的資金流動,因此許多客戶也由當初的理解,開始抱怨和質疑,九州公司的信譽備受打擊。”

  “以執代審,對九州公司猶如晴天霹靂;超標的額查封和反復凍結銀行賬戶,幾乎將九州公司推入絕境。”

  反復凍結賬戶 企業瀕臨絕境

  據了解,上述案件中原告李小江因民間借貸糾紛向河南平頂山中級人民法院起訴鄭鋁公司逾期未償還借款,案件一審判決被告鄭鋁公司償還李小江借款及利息3000余萬元。

  鄭鋁公司官網介紹稱,公司前身系1996年建立的國有大型企業鄭州中原鋁廠,經改制成為股份制企業,注冊資本1.98億元,現有資產13億元。另據媒體報道,鄭鋁公司自2012年初開始因高息拆借大量資金引發債務風波。雖然如此,但該公司并未破產,仍有資產可供執行。

  奇怪的是,針對一審判決的敗訴結果,被告鄭鋁公司既未提出異議也沒有申請上訴;同樣耐人尋味的是,判決生效后,原告李小江也不向法院申請執行鄭鋁公司的財產,而是直接向平頂山中級人民法院申請強制執行案外人——九州公司的財產。平頂山中級人民法院隨即以執行裁定書的形式直接認定九州公司在參股鄭鋁公司中,存在注冊資金不實和抽逃注冊資金1650萬元本金及利息,并追加九州公司為本案被執行人。

  后經復議程序,河南省高級人民法院雖然在金額上變更了平頂山中級人民法院的裁定,但沒有從根本上糾正以執代審的問題。

  以執代審,對九州公司猶如晴天霹靂;超標的額查封和反復凍結銀行賬戶,幾乎將九州公司推入絕境。

  據統計,截至目前,平頂山中級人民法院及授權委托執行的葉縣法院累計查封九州公司五層與六層辦公樓,建筑面積合計4497平方米;公司技術骨干家屬住宅樓及職工集體宿舍住宅樓,建筑面積合計4164平方米;兩宗國有建設用地,總面積合計8326平方米。據九州公司統計顯示,被查封的資產評估價值超過3000萬元。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人民法院民事執行中查封、扣押、凍結財產的規定》明確規定:查封、扣押、凍結被執行人的財產,以其價額足以清償法律文書確定的債權額及執行費用為限,不得明顯超標的額查封、扣押、凍結。

  根據河南省高級人民法院做出的第00016號復議裁定,九州公司僅在700萬元本息范圍內承擔補充賠償責任。但平頂山中級人民法院及其指定執行該案的葉縣法院不僅超標的額查封了該公司近三千萬元的資產,而且還同時凍結了九州公司所有的銀行賬戶。

  2014年3月,九州公司為了解除被查封的銀行賬戶,恢復資金流動,只好委曲求全地按照河南省高級人民法院第00016號復議裁定執行,包括之前被法院強行劃走的600余萬元,本息合計湊足720萬元給李小江。但是平頂山中級人民法院及葉縣法院并未就此罷休,半年后繼續按照李小江的申請,再次凍結了九州公司的全部銀行賬戶,又一次徹底掐斷其資金流動。

  九州公司再次被凍結的賬戶有:

  2014年10月20日,凍結中國建設銀行長垣縣支行賬戶,中國郵政儲蓄銀行西大街支行賬戶,中國銀行長垣支行賬戶,新鄉銀行長垣支行賬戶。

  2014年10月21日,凍結中國工商銀行長垣支行賬戶。

  2014年10月22日,凍結開封商業銀行鄭州農業路支行賬戶,平頂山銀行鄭州分行賬戶。

  九州公司毛副總告訴記者,九州公司以對外承攬防腐工程施工為主業,分布在全國各地的工程完工后,因為銀行賬戶被凍結,導致不能正常收取工程款,工人工資及材料款也無法支付,原本在業界及銀行樹立的良好信譽也備受影響,企業生命岌岌可危。

  司法救濟 緣何阻力重重?

  針對平頂山中級人民法院“以執代審”認定九州公司在參股鄭鋁公司中,存在注冊資金不實和抽逃注冊資金,以及河南省高級人民法院在復議中認定九州公司“未全面履行出資義務”,九州公司提供了鄭鋁公司出具的對賬單及出資證明等證據予以反駁。但是,河南省高級人民法院與平頂山中級人民法院不予采信,繼續堅持以執代審的裁定并對九州公司實施強制查封資產和凍結銀行賬戶。

  清華大學法學院教授王保樹、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教授劉俊海等五位法學專家就九州公司投資參股鄭鋁公司,是否存在未履行出資義務及抽逃注冊資金等問題進行論證后認為:

  其一,九州公司不存在抽逃注冊資金的行為。九州公司履行了出資義務;法院執行裁定對涉案款項認定事實不清,對當事人行為定性依據不足;九州公司從鄭鋁公司提取資金構成借貸關系,不能認定抽逃出資。

  其二,九州公司與鄭鋁公司互沖抵債的行為是有效的。九州公司與鄭鋁公司之間的債權關系真實存在,且合法有效;雙方的資金往來,是雙聯企業之間正常的資金往來,并無法律禁止之處;九州公司與鄭鋁公司之間資金往來是互惠行為,九州公司始終依約償還本金,其間并無損害鄭鋁公司權益的行為。

  其三,九州公司不應當承擔抽逃資金的責任。成立抽逃資金的認定,首先是承擔責任的股東確實有抽逃資金的行為,其次是法院在作出判決或裁定之日,該股東抽逃注冊資金的行為并未改正,兩者缺一不可。九州公司與鄭鋁公司之間的資金往來不存在上述行為與結果。

  九州公司向河南省高級人民法院申請復議,并未改變平頂山中級人民法院以執代審的行為,無奈之下只好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訴。

  2013年11月27日,最高人民法院(2013)執監字第235號通知書對九州公司予以回復稱:“你司向我院申訴反映,河南省平頂山市中級人民法院辦理李小江與鄭州鋁業股份有限公司借款糾紛執行一案中,執行法院錯誤追加你司為被執行人,請求我院予以監督。我院經審查,已將你司申訴材料函轉河南省高級人民法院,責成該院監督、指導執行法院,復查你司所反映的問題和所涉執行案件。請與該院聯系。”

  接到最高人民法院的通知書后,九州公司多次找河南省高級人民法院,要求對執行法院的執行進行監督和復查,但河南省高級人民法院始終未給予回應。

  為防止九州公司向最高人民法院繼續申訴,平頂山中級人民法院在最高人民法院下發通知后,擅自降低執行級別,將執行案件交由葉縣法院執行。

  葉縣法院隨后在2014年1月14日下達了(2013)葉執字第453-1號執行裁定,要求九州公司即刻執行。2014年10月20日,葉縣法院再次做出(2013)葉執字第453-25、453-26號等《執行裁定書》、《協助凍結存款通知書》,凍結九州公司多處銀行賬戶,凍結存款430萬元,凍結期間自2014年10月21日至2015年4月20日。

  2014年12月15日,《人民法治》記者專程前往河南省高級人民法院及平頂山中級人民法院采訪。兩法院宣教處負責人均表示領導不在,希望記者留下采訪提綱,待轉交領導后,予以書面回復。

  2014年12月16日,記者聯系到河南省高級人民法院宣教處負責人,了解書面回復情況,并請求協調采訪。該處負責人告知,已交代由平頂山中級人民法院統一回復。

  平頂山中級人民法院宣教處王處長聯系記者說,相關案卷材料全部轉到了葉縣法院,該院正在整理材料。

  截至發稿前,記者未接到平頂山中級人民法院的回復。

  案件背后 疑點重重

  隨著調查采訪的深入,李小江訴鄭鋁公司民間借貸糾紛一案,背后的問題開始浮出水面。

  首先,作為敗訴方的鄭鋁公司在整個案件中毫發未損,既沒有自動履行判決向李小江支付一分錢,也沒有受到法院的強制執行,而作為案外人的九州公司卻成為強制執行的直接受害者。

  其次,九州公司代理律師曾要求法院調取借款糾紛案中的關鍵證據——銀行轉款對賬單,相關法院始終未能調取。而且在鄭鋁公司的民間借貸債務審計報告中,也未能找到鄭鋁公司向李小江借款的記錄。

  最后,李小江勝訴后,不向法院申請對鄭鋁公司強制執行,卻能通過相關法院以執代審,快速查封九州公司多地資產,反復凍結其全部銀行賬戶,從中強行劃撥款項。即便在最高人民法院給河南省高級人民法院下達監督與復查案件執行的通知后,仍不能阻止以執代審的進行。

  此案是否存在虛假訴訟與執行腐敗等問題?《人民法治》將繼續關注。

  (原標題:億元民企面臨“冤殺”困境——河南省平頂山市一起“以執代審”案例調查)

  刊載于《人民法治》2015年一月號

  來源:http://news.dayoo.com/society/201501/14/54437_39661879.htm

  特別注明:本文系本站編輯轉載,并不代表本站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

  另:請各轉載單位注明原文出處(非中國日報網能源頻道),本文轉載出處為:大洋網

玩弄下属小李漂亮人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