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頭部信息

會議紀要前定后否:三亞市政府誠信遭企業質疑

2016-11-28 14:31:51 來源:中國現代網

  “前面那份會議紀要還同意辦理展示中心臨建審批手續,后面這份卻又說不同意了,兩份會議紀要僅僅隔了半年時間,怎么就出現了這么大的變化?”三亞沈煤信誠公源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三亞沈煤公司)的相關負責人韓圣坤向《中國產經新聞》記者發出質疑。

  據韓圣坤介紹,2010年,三亞沈煤公司與三亞市政府簽訂協議,合作開發半嶺溫泉項目,三亞沈煤公司先后投入30多億元。2014年,雙方終止了這一合作,由政府對項目進行回收,但因對回收金額分歧較大,三亞沈煤公司申請仲裁。

  然而,就在三亞沈煤公司提起仲裁之后,原本已經批準的項目手續停辦了,一些原本已經確定的事項也被取消了,他們認為,政府“過河拆橋”,動用行政資源打擊報復企業。但三亞市政府方面則認為,三亞沈煤公司在開發過程中存在問題需整改,需要返還的項目成本費用也要核減。

  那么,真相究竟如何?為此,記者走訪了三亞沈煤公司及三亞市政府。

  從“熱戀”到“分手”

  2005年12月,三亞市政府當時與首都機場集團公司簽署半嶺溫泉項目合作開發協議,項目合作性質為土地一級開發。2007年7月,三亞市政府批準了該項目控制性詳細規劃。但之后由于種種原因,半嶺溫泉項目合作協議無法繼續履行,首都機場集團公司退出,項目擱淺。

  2010年5月,通過政府招商引資,三亞沈煤公司(沈陽煤業集團下屬企業)與三亞市政府簽署《三亞半嶺溫泉項目合作開發協議書》,合作開發半嶺溫泉項目。2012年,雙方又簽訂了一份補充協議,半嶺溫泉土地一級開發項目面積從3184余畝擴大至4393畝。

  相關合作協議稱,項目土地一級開發完成后,甲方(即三亞市政府)依法組織公開出讓;出讓地價在扣除大市政配套費和在附件成本開支范圍內所有開發成本后的收益部分,按甲方50%、乙方(即三亞沈煤公司)50%的比例進行分配。

  據韓圣坤介紹,在與三亞市政府簽訂前述協議后,三亞沈煤公司嚴格依照合同約定實施開發,從2010年5月至2014年12月,直接投資30多億元,完成210多戶拆遷工作,整理完成土地3000多畝,遷移3000多座墳墓,大市政配套工程基本完成,安置區建設完成,被拆遷村民也順利入住,且三亞市政府已完成首批招拍掛土地244畝。

  “在我們開發期間,三亞市委、市政府相關領導曾多次到項目參觀考察,并給予高度贊揚。”韓圣坤稱,半嶺溫泉項目可出讓建設用地4000多畝,政府以市場公開交易方式出讓土地,結合三亞市目前土地資源稀缺性,預計政府直接收益近百億元。

  然而2014年年底,三亞市政府與三亞沈煤公司溝通,欲收回三亞半嶺溫泉項目土地一級開發權。對此,三亞沈煤公司始終都不同意。雙方的合作開始出現裂縫。

  三亞沈煤公司:政府利用行政手段干預

  2015年6月,三亞市政府向三亞沈煤公司發出《關于解除三亞半嶺溫泉項目合作開發相關協議的通知》,稱將采取回收的方式,收回半嶺溫泉項目土地一級開發權。且在隨后下發的回收方案中,三亞市將本次回收原則確定為“平等協商、客觀公正、互不擔責”。

  對此,三亞沈煤公司認為,自己在回收過程中并未感受到“平等”和“公正”。

  韓圣坤告訴記者,三亞沈煤公司并不同意解約,而且至今都尚未在解除合作協議上簽字。他認為,雙方合作協議仍然有效。在三亞市政府單方面提出解除合作協議后,他們還專門委托律師事務所致函三亞市政府,明確表示“只有雙方對合同解除事項達成一致,換言之對回收補償事項達成一致才能解除合同”,三亞市政府沒有單方合同解除權,“在無權解除合同的情況下,三亞市政府單方解除合同已構成違約”,但這一意見并未得到三亞市政府的回應。

  在回收談判過程中,三亞市政府單方面委托審計部門出具了相關報告,而三亞沈煤公司對審計報告并不認可。

  他們認為,近年來企業從人力、財力、物力上竭盡全力推進項目一級開發,幾乎所有融資貸款、所有的項目回款,都投入了半嶺溫泉項目一級土地開發上,“企業做項目沒賺錢,現在還面臨著巨額財務成本、投資風險等方面壓力。”因此,政府不僅應當返還企業的開發成本,還應就財務成本和可得利益進行適當補償。

  在經過多輪談判依然無法就回收補償事項達成一致的情況下,三亞沈煤公司向海南仲裁委三亞仲裁院提起仲裁申請,希望通過法律途徑解決和政府之間的紛爭。

  但是,“在他們提起仲裁之后,原本已經批準的項目手續停辦了,一些原本已經確定的事項也被取消了。”韓圣坤向記者提供了兩份涉及半嶺溫泉項目的政府會議紀要。

  在一份落款日期為2016年4月8日的《三亞市政府市長辦公會議紀要》中,“同意半嶺溫泉項目原開發企業(記者注:即三亞沈煤公司)與吉陽區落筆村合作開發集體預留用地繼續實施”,“原則同意半嶺溫泉項目展示中心臨建審批問題,由項目業主按程序報批”。

  另一份落款日期為2016年11月8日的《三亞市政府常務會議紀要》,在同樣的事項上出現了180度的大轉變:“不同意三亞市綜合執法局提交的三亞沈煤公司臨時展示中心項目臨建審批請示”。

  韓圣坤告訴記者,政府態度之所以會出現如此之大的“變臉”,是因為在半嶺溫泉回收談判及仲裁過程中,三亞市政府相關負責人多次要求三亞沈煤公司降低回收金額,甚至聲稱“不降低就上手段”。

  韓圣坤認為,他們公司對半嶺溫泉展示中心、預留發展用地等項目陸續投資多達7億元,且三亞市政府對項目的建設過程完全了解,企業前期投資的相關費用理應由政府承擔。

  此外,對于此次仲裁的結果,韓圣坤對記者表示了自己的擔憂:“仲裁開庭后,政府利用行政干預手段,已先后兩次提出舉證延期要求,其中一次延期未征得企業同意,且對企業提交的延期異議不予理會,顯然干擾了司法公正。舉證期限拖延了長達兩個月,先前在補充協議里同意企業融資的錢,如今每天利息要30多萬元,兩個月將產生2000多萬元的利息,誰來承擔這個責任?”

  韓圣坤說,他們本想通過法律尋求公正的判決,但目前卻面臨著政府干預、企業生存的雙重壓力。日前,遼寧省有關部門已經就沈煤集團出借給三亞沈煤公司的11.5億元提出了風險警示,要求盡快收回。目前三亞沈煤公司瀕臨倒閉,沈煤集團近5萬名員工工資發放困難,國有資產面臨流失風險。

  三亞市政府回應:尊重法律

  針對三亞沈煤公司提出的疑問,三亞市法制辦主任關平于11月9日下午向記者回應稱,“我們都是法律工作者,都很尊重法律,不可能做(動用行政資源干預仲裁)那樣的事情。”隨后安排了具體負責辦理該案的韓芹律師向記者介紹相關情況。

  “延長舉證期限是當事人的權利,而且擁有對等的權利。”韓律師告訴記者,就在海南仲裁委三亞仲裁院開庭審理該案的前幾天,三亞沈煤公司變更了仲裁請求,并提交了大量的證據材料,這就需要耗費大量的時間進行查看并向相關部門核對,所以申請延長舉證期限;在第一次延長舉證期限快到期時,相關材料還是沒辦法弄完,三亞法制辦再次申請延長舉證期限,而仲裁庭經過審查后也同意了這一申請。"

  對于“政府單方面終止協議”的說法,韓律師告訴記者,終止協議是企業之前有這方面的意愿,經合作雙方共同商議,決定終止對三亞半嶺溫泉項目合作開發,由三亞市政府進行回收。

  “在進入回收程序后,三亞沈煤公司報送的財務費用、管理費用過高且沒有依據,還有一些不應計入的費用也列入項目成本,要求政府承擔;因此三亞市審計部門在進行審計時核減了這些費用。”韓律師進一步說道。

  她強調,經審計部門審計,在建設半嶺溫泉項目部安置區過程中,三亞沈煤公司未按照規定進行招投標,且存在報價過高、未按照設計圖紙施工等多方面問題;此外,在項目回收過程中,三亞沈煤公司也未按照要求向接手半嶺溫泉項目的海棠灣公司移交相關材料。

  “至于最終回收價格是多少,還是由仲裁機構裁決。”韓律師補充道。

  隨后,對于三亞市政府相關部門的上述說法,記者再次向三亞沈煤公司求證,韓圣坤表示,三亞政府在《關于解除三亞半嶺溫泉項目合作開發相關協議的通知》中指出:“鑒于你單位已書面明確表示沒有能力投入后續建設……”,事實上,我公司從未以任何方式表達過我司沒有能力投入后續建設的說法。三亞市政府也未提供支持這一說法的相關證據。

  為進一步了解半嶺溫泉項目部回收的相關情況,11月10日上午,記者向三亞市委宣傳部提交了相關采訪提綱,希望能就此事采訪三亞市政府相關領導。但截至記者發稿時,尚未得到答復。本報記者 李學山

  本文來源:中國產經新聞網

會議紀要前定后否:三亞市政府誠信遭企業質疑

玩弄下属小李漂亮人妻